在与美国缓和5年后,古巴人说希望已经减少

2019-12-19 鸭绿江网 责任编辑:秦浩宇

  哈瓦那(美联社)--2014年12月17日中午,随着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劳尔·卡斯特罗(Raúl Castro)总统宣布美国和古巴将恢复外交关系,结束近60年的敌对状态,教堂的钟声在哈瓦那响起。

  由美联社提供档案--在这张2017年1月20日的档案照片中,一名男子坐在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Raul Castro)、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和卡米洛·西恩富戈斯(Camilo Cienfuegos)的照片下,观看了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Trump)总统在电视上特朗普花了差不多与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共同打造缓和关系的时间,两国关系正处于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之一。(美联社照片/雷蒙·埃斯皮诺萨,档案)五年后,古巴人在首都星期二接受采访时说,这一历史性时刻几乎从未发生过。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与奥巴马(Obama)构建缓和关系的时间大致相同,两国关系正处于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之一。

  特朗普减少了美国对古巴的访问--禁止游轮、飞往大多数城市的航班和无指导的教育旅行--这是美国最受欢迎的古巴之旅。美国驻哈瓦那大使馆在外交官们报告了一系列健康问题后,已经缩减为骨干人员,而这些问题的来源至今仍是个谜。大使馆签证部的关闭,以及古巴人五年特别签证的结束,意味着许多古巴人几乎不可能前往美国,因为他们过去经常飞往南佛罗里达去看望家人,为企业购买物资。

  古巴经济停滞不前,旅游人数持平,委内瑞拉的援助远远低于其历史巅峰,因为古巴石油资源丰富的主要盟友正在应对其长期危机。

  人们在哈瓦那说,2014年,奥巴马和卡斯特罗的声明就像是古巴黑暗时代的结束,以及积极和新事物的开始。他们说,现在,奥巴马领导下的两年缓和感觉像是在漫长的紧张和斗争历史上的一个暂时的突破,而这一斗争是遥不可及的。

  37岁的建筑工人阿尔弗雷多·皮涅拉(Alfredo Pi Era)说,“当时有希望,以为奥巴马会有个空缺。对特朗普来说,这就像一个孩子的梦想,化为乌有。”

  皮涅拉在墨西哥工作,定期回到古巴看望他16岁、11岁和9岁的妻子和儿子。他说,他希望结束与美国的敌对行动将给他、他的家人和整个国家带来更好的生活。

  “我感觉很好,”他说。“这个国家在经济、政治和社会方面都有改善的希望。”

  他说,他和他的家人是在艰难的时期生存下来的,那时离上世纪90年代后苏联“特殊时期”的深度还很远。但他表示,他们五年前的乐观情绪受到了沉重打击。

  皮涅拉坐在路边,将手机连接到棒球场外的一个公共WiFi接入点上,他说,“所有这些希望都让这么多古巴人崩溃了。”在奥巴马和卡斯特罗2016年历史性访问哈瓦那期间,他们观看了一场表演赛。

  古巴政府星期二庆祝五名因渗透反卡斯特罗移民组织而被捕的古巴特工返回古巴一周年。把特工换成美国承包商艾伦·格罗斯(AlanGross)和一名被监禁的间谍是重建两国关系的重要前兆,但周二古巴官方媒体几乎没有提到更大的背景。

  特朗普政府表示,他们正试图切断流向古巴经济的现金和石油流量,以迫使共产党政府停止对委内瑞拉的支持。

  古巴外交部美国事务主任卡洛斯·费尔南德斯·德科西奥(Carlos Fernández de Cossio)说,美国一些有影响力的利益集团正在努力结束美国与古巴之间的外交关系,古巴政府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不认为两国关系会破裂,坦率地说,我不知道这是否会发生。”我知道有一群有权有势的人有这个意图。“他说。“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古巴不会对此感到惊讶。”

  21岁的伊丽莎白·阿方索(Elizabeth Alfonso)在14岁怀孕后离开学校。在过去的六年里,她一直在抚养儿子,在一家州立餐厅当服务员,在其他古巴人的家中当女佣。

  当奥巴马和卡斯特罗发表声明时,她还是个孩子,她对两国关系改善的两年只有模糊的记忆,但她知道事情会好一些。

  “我以为事情会好起来的。“大家都这么想,”阿方索说,她坐在美国大使馆附近的一个公园里,等着开始在附近的一所房子里当女佣。

  她说,她计划明年重返学校,以获得相当于高中文凭的学位,但在古巴改善的希望微乎其微。她说,她的许多朋友和亲戚都想离开这个国家,但由于奥巴马终止了古巴移民近乎自动的居住权,以及特朗普越来越多地驱逐那些曾经被保证进入边境的人,这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阿方索说,她正在等待一名堂兄的返回,他穿越墨西哥前往美国南部边境,但被拘留,目前正在等待递解出境。

  42岁的父亲Antoin ugartez从一家国营机构租了一辆名为cocotaxa的三轮覆盖滑板车,他说,后特朗普时代的旅游业衰退给他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他说,缓和是古巴社会向前迈出的一大步。事情发展了,你开始看到不同的观点,对家庭经济改善的不同看法,以及你所处的条件。“

  现在,他说,“我几乎没有足够的钱把食物放在桌子上。”

网络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