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叙利亚的愤怒使特朗普后卫和他最大的批评者团结在一起

2019-10-16 鸭绿江网 责任编辑:秦浩宇

  (彭博)-共和党参议员在休会两周后重返华盛顿,不仅会辩论如何处理众议院对唐纳德·特朗普的弹each调查,而且还会辩论总统广泛谴责的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

  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叛军战士在2019年10月14日在叙利亚边境小镇特拉比亚拿着武器时做出反应.REUTERS /哈利勒·阿沙维(Khalil Ashawi)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奇·麦康奈尔在一份声明中说:“现在放弃这场战斗,从叙利亚撤出美军将重新创造我们一直在努力销毁的条件。” “我期待与参议院同事和高级行政官员讨论美国如何避免战略灾难。”

  退出叙利亚使总统最坚定的捍卫者之一-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与他在弹probe调查中被确定为他的主要反对者的议员-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

  共和党人一直小心翼翼地将对特朗普的叙利亚政策的反对意见与他们可能会对民主党发起的弹each调查采取的立场分开,以调查总统就乌克兰政策采取的行动。尽管如此,许多公开批评特朗普撤军的共和党人都是他将需要的立法者,作为他抵制弹each的第一道防线。

  阅读更多:“我支持唐纳德·特朗普”名单因对叙利亚的愤怒而变得越来越短

  格雷厄姆和佩洛西周一表示,他们将共同为土耳其的叙利亚军事进攻施加制裁,这引发了两党的愤怒和对帮助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的库尔德战士的关注。

  但是参议院民主党人可能对制裁方案不满意,即使该方案超出了特朗普已经表明他将施加的制裁范围。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以及参议院武装部队和对外关系委员会的高级参议员杰克·里德(Jack Reed)和鲍勃·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分别在周一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仅靠制裁不足以解决局势。

  他们说:“特朗普总统撤出美军正在加剧土耳其在叙利亚东北部造成的混乱和破坏。” “国会本周重返会议的第一步是让共和党人与我们一起通过一项决议,明确表明双方都要求推翻总统的决定。”

  特朗普上周表示,他将从该地区撤出美军,这为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开展行动扫清了道路,该行动引起了国际谴责,战争罪指控以及对美国和欧洲制裁的威胁。

  针对这种强烈反对,特朗普周一表示,他将把对土耳其的钢铁关税提高到50%(5月份减税之前的水平),并停止就一项贸易协定进行谈判。特朗普还表示,他的政府将制裁现任和前任土耳其政府官员以及任何为土耳其“在叙利亚东北部实现稳定化行动作出贡献的人”。

  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说,他将应特朗普的要求率领代表团前往土耳其,以阻止军事发展。

  在特朗普宣布制裁方案之前的一条推文中,佩洛西表示白宫的提议是不够的。那条推文是在民主党发言人与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格雷厄姆谈及制裁之后发表的,当时她还呼吁众议院和参议院联合决议以扭转特朗普在叙利亚的行动。

  格雷厄姆一直是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方面最直言不讳的批评家之一。他上周提出了针对土耳其制裁的框架,该框架将针对土耳其领导人以及向土耳其军队提供支持或支持其武装部队使用的土耳其能源生产的任何外国国民。

  格雷厄姆在周一的推文中说:“我将以两院制方式跨党派开展工作,以起草制裁并迅速采取行动。” “议长向我表明时间至关重要。”

  国会两院都提出了惩罚土耳其迅速入侵的建议,土耳其迅速入侵土耳其,杀死了库尔德平民,并使监狱中没有保卫伊斯兰国战斗人员的安全。

  来自马里兰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范霍伦(Chris Van Hollen)将共同支持格雷厄姆的制裁法案,称特朗普的制裁提案是“令人沮丧的反应。”周一,范霍伦在一条推文中说,国会必须“坚持到底,并实施影响土耳其行为的强硬制裁。”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众议院共和党人,德克萨斯州代表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也表示,特朗普的提议不够充分。麦考尔和民主党主席艾略特·恩格尔上周提出了一项两党制裁法案。

  麦考尔女发言人凯林·明顿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说:“我们赞赏政府计划实施的制裁,但还远远不足以惩罚土耳其在叙利亚的严重犯罪。”

网络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