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交所都问不出来!迟复半月泰禾仍拒披露销售额 黄其森愿景成谜

2019-05-30 鸭绿江网 责任编辑:秦浩宇

  推迟回复了半个月,但关键问题依然没有解答。

  5月8日,针对泰禾集团2018年年报中的内容,深交所连发19问。5月29日晚间,泰禾集团终于进行了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曾在问询函中要求泰禾说明去年的实际销售额。不过在此次泰禾的答复中仍表示,2000亿只是董事长黄其森个人愿景,公司暂不会“自愿性”公布销售额。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绝大多数上市房企基本都会逐月公布销售情况。因此,不少中小股东也开始质疑泰禾的信息披露态度。

  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2017年底,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接受媒体采访时称,2018年泰禾的销售目标是再翻一番至2000亿元。

  此番话让泰禾股价连续多日涨停,一度达到了历史最高的43.47元。

  不过,在整个2018年,泰禾过的并不顺利,销售减缓、资金链紧张、高管出走等事件,始终笼罩着这位“院子专家”。

  更重要的是,在2018年泰禾集团的年报中,并没有披露去年的销售额。

  5月8日,泰禾集团收到深交所发出了年报问询函,连续提出了19个问题。其中就要求泰禾集团说明2018年度实际销售额及降负债率的实际进展情况,是否达到销售额目标,以及对差异原因进行分析。

  5月29日晚间,针对深交所5月8日发出的19条年报问询函意见,泰禾集团日前发布公告予以回复表示:

  公司董事长黄其森先生关于2018年销售目标2000亿元,以及2018年降低负债率的说法,系其基于当时公司的土地储备情况、项目储备情况、项目拓展能力、投资进展、管理能力、销售能力、回款进度等做出的判断,属于董事长黄其森先生对公司发展的目标和愿景,不构成本公司的预测和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的回复中,泰禾集团仍然拒绝披露去年的销售额,并表示截至目前公司未以自愿性信息披露形式披露销售金额,公司将根据企业发展情况及管理体系和数据体系建设情况,适时就相关数据开始进行自愿性信息披露。

  据了解,目前绝大多数上市房企都会公布年度销售额,且每个月都会公布月度销售额。而此次在深交所的问询下,泰禾集团仍未披露去年的年度销售额,黄其森的“愿景”是否达成,也仍然是个谜。

  针对此,不少中小股东也表示,经营管理上的好坏是管理水平决定的,而泰禾的信息披露是态度,很难让人满意。

  除此之外,在2018年,泰禾始终笼罩在资金链危机的漩涡中,因此有关公司“偿债能力”的问询,也备受舆论关注。

  在深交所的19问中就显示:“年报显示,2018年度你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39.31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15.58亿元;你公司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金额达574.28亿元,货币资金对此的覆盖比例仅为0.26,同时你公司存货周转率、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同比均出现下降。请你公司结合开发项目回款情况、融资能力等,说明你公司相关资金安排,分析说明你公司即期负债的偿债来源以及是否存在短期偿债风险。”

  对此,泰禾集团在公告中回复:“公司年报显示的574.28亿元短期债务,在2019年各月分布较为均匀,无集中兑付的风险。”

  泰禾表示,2019年,公司管理层确定的管理重心为“加快项目周转、缩短开发周期、提升销售回款率”。

  此外,泰禾还通过加深金融机构合作和拓展新的融资资源来不断提升和保持稳健的融资能力。 泰禾透露,一方面本年到期的大部分债务将得到这些金融机构的贷款置换或是续贷,还款期限将会拉长。因此本年实际需要净偿还的贷款量将远低于574.28亿元;此外公司还将与国内大型地产集团加强资本层面的合作。

  南都记者了解到,为了尽快“回血”,今年以来泰禾已经出售多个项目股权回笼资金。不过从近期来看,该公司的高层动荡仍未停止。

  近日有消息指出,泰禾集团副总裁兼上海区域总裁刘颖喆已经离职。

  就在五一前,泰禾集团发布公告,该公司副总经理张晋元书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泰禾副总经理职务及其他所任职务。

  四月初,曾任深圳福田区委副书记的泰禾集团副总裁余智晟突然失联,至今未归。

网络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