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衣民警办案被困 父子受审称不知对方是警察

2016-04-21 鸭绿江网 责任编辑:秦浩宇

▲父子俩被带上法庭。京华时报记者赵思衡摄

  便衣民警来到一个沙厂门口,欲对该厂老板、涉嫌吸毒的王某永进行传唤,其父亲王某明上前阻拦、谩骂民警,致使王某永逃跑。其间,王某永还指使工人将沙厂大门关闭,围困便衣民警。昨天上午,这对父子因涉嫌妨害公务罪在通州法院受审。庭审中,王某永辩称,因为对方是便衣,所以不确定是真警察还是假警察,才会反抗的。

  ■指控

  便衣民警办案被困

  昨天上午10点,父子俩在通州法院共同受审。28岁的王某永是通州人,高中文化,2015年12月10日被刑事拘留。王某明,58岁,于2015年11月14日被刑事拘留。

  检方指控,2015年11月13日16时许,通州区次渠派出所民警马某、范某等人接到举报后到西集镇尹家河村一个沙厂,欲对沙厂老板、涉嫌吸毒的王某永进行传唤。王某永、王某明、王某永的表哥王某强(在逃)在民警表明身份并带离王某永过程中反抗、阻拦、谩骂,致使王某永脱逃。王某永还指使工人将沙厂大门关上,阻止民警离开。此后,王某永和王某强伺机驾车逃离沙场。检方还当庭播放了民警拍摄的现场画面。

  案发当日,王某明被民警抓获。2015年12月10日,王某永落网,事后其尿检未发现问题。王某强已被列为网上在逃人员。据悉,王某永曾因犯抢劫罪、寻衅滋事罪,于2006年被通州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罚金1000元。

  检方认为,王某永、王某明涉嫌妨害公务罪,两人是共同犯罪,建议判处王某永、王某明有期徒刑6个月至1年6个月,王某明可适用缓刑。

  ■供述

  辩称对方身份不明

  面对指控,王某父子均表示认罪悔罪。

  王某永称,他从来没有吸过毒,案发当天,沙厂门口停着一辆金杯车,从车上下来8个人,对方说是警察并出示证件,要把他带走调查,“他们没有穿警服,我不知道他们是真警察还是假警察”。

  法官问道:“便衣需要穿警服吗?”王某永回答:“是不需要,但我以为他们是一帮社会青年,他们开始拽我上车,我父亲就阻拦他们。”

  王某明称,他不清楚对方是不是便衣警察,对方没开警车,也没穿警服,所以怀疑不是真警察,以为是打架、绑票儿子的,所以当时情绪很激动,“我没有打过警察,警察进入沙厂后,不知道谁把大门关上的”。

  庭审结束后,法官对取保候审的王某明说:“回去跟你侄子好好谈谈,让他到公安机关自首”。

  ■证言

  工人看到出示证件

  次渠派出所警长马某称,当天接到举报线索后,准备抓涉嫌吸毒的王某永,他们主动向王某永出示证件。王某永当时大喊,其父亲和王某强跑来阻拦。王某永挣脱后跑进沙厂,“我们跟着跑进沙厂,王某永拿起铁镐要打我们,被院内的工人拦下。王某永的父亲和哥哥情绪很激动,不停骂我们。王某永也一边骂,一边打电话叫人来砍死我们,并叫工人将大门关闭”。

  此后,王某永和王某强开着路虎车逃走。一会儿,王某永又开车返回,看到现场停着警车后喊话,“你们等着,我一会儿过来砍你们”。

  沙厂工人李某称,当时,警察拿出证件给他们看了,“老板让我把证件拍下来,我就拍了,警察要带走老板,老板的父亲和兄弟就上前阻拦,老板跑进院子里,警察也跑进院子里,老板让我关门,我就把门关上了。”

  ■追访

  便衣民警执法都会携带警官证

  一位一线民警告诉记者,按照相关要求,服务群众的一线窗口岗位,如户证大厅、出入境的办证大厅以及民警110出警时均需着制服上岗。但民警在办案过程中,可以根据办案需求选择着便衣还是穿制服。

  一位从事反扒工作6年的民警表示,在执行任务中穿着便衣是为了方便打击犯罪,“如果穿着警服到现场,嫌疑人看到后提高警惕性并逃跑”。该民警表示,便衣出警都会携带警官证,并主动出示证件,“已经告知了身份,信不信或者有反抗情况,是对方的事”。

  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湛中乐表示,民警在执行任务时,一般需要身着警服,但根据工作需求或特殊情况可便装,但无论是穿警服还是便衣,都需要携带证件。在执行任务时,主动向对方出示证件并称“我是警察”,表明自己身份并表示有权执法。

  京华时报记者郑羽佳张思佳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网络热点